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海南怪味甜点,不能不说鸡屎藤

微动三亚 2018-06-20 09:00:42

今天要讨论的海南特色美食,就叫鸡屎藤。是的,它的名字就叫:

不要惊讶,也不要说哥的口味重!

至于这道怪味甜点,为什么叫鸡屎藤,比较流行的说法是这种藤叶手揉碎后有股鸡屎味,因而得名。起初以为鸡屎藤只是一种民间的叫法,但翻阅资料后发现,鸡屎藤,本来就是它的名字。


1974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海南岛植物志》记载,鸡屎藤(paederiascanders),为茜草科鸡屎藤属。广泛分布于长江以南各省区,海南从东到西均有分布。茎长35米,无毛或近无毛。叶对生,近革质,具长柄,形状变化很大,卵形、卵状长圆形至披针形,长5-9(15)厘米,宽1-4(6)厘米。

 

鸡屎藤的药用,也是确有依据的。据《海南岛植物志》所载,鸡屎藤花和叶可治蜇伤,将花和叶锤碎敷患处,功效显著;又可治疗冬季的冻疮;茎和叶治小儿疳积、支气管炎、肺结核咳嗽;治肝炎、痢疾、风湿骨痛和毒蛇咬伤等。因其有药用功效,海南一些地方的百姓也喜欢用鸡屎藤来直接煮水喝,或制成龟苓膏状透明的糕来吃,达到消炎降暑的作用。


鸡屎藤粑仔从何时兴起,本省各地的饮食普及程度如何?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全省各个市县都有人做鸡屎藤粑仔来吃,而琼海、文昌、万宁等市县最为普遍,除了自家里做来吃外,主要是将它作为风味小吃来经营销售,在街头随时随意可以买来吃。在琼海,鸡屎藤粑仔更是众多甜品和夜宵摊店的主打产品,一些高档的餐厅酒楼还将它列为特色甜品专门向外宾推介。因为琼海鸡屎藤粑仔生意好,有些人靠经营鸡屎藤宵夜摊档还发了小财。近年来一些琼海人纷纷外出到万宁、陵水、五指山、三亚等地开起了鸡屎藤粑仔甜品店。白沙、澄迈等地也有人来琼海学习制作鸡屎藤粑仔,想把这个生意带到当地。



不雅的名字,却有绝佳的味道。这是海南最具乡土气息的小吃——鸡屎藤粑仔,在海南居民房前屋后,田头山区随处可采到一种野生的蔓生植物鸡屎藤,经过手工制作,制成爽口健身的鸡屎藤粑仔——白色的椰奶汁中露出粒粒翠绿的小疙瘩,甜丝丝,粘滋滋,带点咬劲,有美食家评价它“色形香味都很迷人,真是一种绝妙的点心!”而对许多海南人来说,鸡屎藤粑仔,意味着童年,意味着母爱,意味着深深的家乡情、故土恋。


   一碗鸡屎藤,十几道工序

 

  了解了鸡屎藤粑仔的加工制作过程,更令人感叹海南女人的吃苦耐劳。要吃上一碗鸡屎藤粑仔,得经过十几道手工工序。过去没有碾米机,做一顿鸡屎藤粑仔,光将藤叶与大米舂磨成粉,就得花上一两个小时。现在条件虽然好了,很少再用手工舂米磨粉,但其他的工序仍就离不开人工。

 

  三亚一市场对面聚财楼三楼小吃城9号铺面鸡屎藤海南特色小吃被认为是很正宗的鸡屎藤粑仔店。每天下午3时以后至零时,这里食客盈门,生意兴隆。生意那么好,我问老板娘是不是有制作鸡屎藤粑仔的“秘方”。她呵呵笑说:“哪有什么秘方,你可以看我们做啊,祖祖辈辈鸡屎藤粑仔怎么做的,我们就怎么做。”

 

  虽然时间斗转星移,但鸡屎藤粑仔的制作方法并没有什么改变。即将采摘的新鲜鸡屎藤叶和浸泡过的大米磨碎成米浆,再把米浆水分挤出捏成粑仔。候锅中水烧开后,下粑仔、再放姜汁,红糖,美味可口的“鸡屎藤粑仔”就做好了。现在生活好了,椰奶和牛奶也成为食客喜欢加入的配料。

 


 制作方法虽然不难,却十分费功夫。店里的小妹开始准备中午外卖的鸡屎藤粑仔。工序分为前后两部分。首先当然是将郊外采回的鸡屎藤洗干净,把叶子不分老嫩一片一片摘下。然后把叶子放在案板上用双手双刀娴熟地剁碎。大米洗净泡上半个小时后,与剁碎的叶子一起放在碾米机磨成米浆,磨的过程中,还要往机里持续地加水,这是正宗的关键。

 

  “是否水磨和是否舍得放藤叶,是判断鸡屎藤粑仔正宗与否的关键。地道的鸡屎藤粑仔在磨的过程中一定要加水,这就是水磨。水磨出来的是米浆而不是米粉,磨好后还得将水挤干。虽花功夫,但这样捏出的粑仔下锅煮后很滑很细,更好吃。”

 

  米浆挤水的过程仍非常“原始”,即将湿漉漉的米浆布袋扎紧,放在屋后一张四方的长凳上,长凳一头绑定一铁杆,把布袋放在铁杆下,制作者手脚并用在另一头使劲往下压铁杆将布袋的水挤出。挤水过程需半小时左右。

 

  这个工序做完后,将挤出水分的湿米粉团拿出,放在案板上,加上少许干米粉,双手再用力揉约十分钟。到此,第一部分的工序才算完毕了。下一步就是直接捏粑仔了。

 

  将湿米粉团揪成小块,再搓成细长条,然后,用拇指食指和中指娴熟地搓出一个个像南瓜籽般大小,粗细均匀的粑仔来。看着她们动作如此快速麻利,就知道她们这一生一定没少做粑仔,也没少吃粑仔。

 

  粑仔捏好后,候水开下锅,差不多煮熟后,往里加红糖和姜汁水(事先需备好)。红糖和姜汁煮出的粑仔,是最传统的做法。现在还有一种很普遍的作法是放椰奶(牛奶)、白糖、姜汁,这样煮出的粑仔比较受食客喜欢。老伴娘的姐姐特地告诉我,不能直接加新鲜椰子水,它容易酸,只能加新鲜榨出的椰子汁。得事先把椰丝泡出,用果汁机兑热水榨出鲜汁候用。

 

  经过如此多的工序,当一碗热乎乎的鸡屎藤粑仔终于端到我面前时,怎不让人感慨海南女人的心细能干,尤其这粑仔嚼起来是那么香甜。闻不到丝毫当年想像中的苦味臭味,只有那独特,淡淡的清香在口里,在心里弥漫。

 

  写到这里,好想再去品味那一碗清香的粑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