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一样的芳华

时光u清浅 2018-09-14 12:02:22

         关注请点上面蓝色字体&时光u清浅

        周末,虽然太阳忽隐忽现,但是和风徐徐,气温舒适。这样的好季节不出去走走真是浪费了。一行五人,说走就走。

        城里的春光,在宽阔马路两旁高大乔木枝叶的新绿间;在热闹拥挤公园中繁花的芬芳里。

        城外的春天与此相比却大气很多:弯弯的田间小路,像一首抒情小诗,婉延向远方;漫山遍野的碧翠浅绿与淡紫深红错落有致,就这样从近到远,顺着山坡沟壑的地势,层次分明地铺展开去,看不见尽头。那一气呵成的欣欣向荣伴着鸟儿婉转的歌声,浑然天成。

        浑身的骨头节也蠢蠢欲动,仿佛只有躺在草地上打个滚,放声高歌一曲才能释放出那种苏醒的舒爽。

        天光渐渐变暗,眼见一片云越来越低----要下雨喽。

        前面不远处,房舍密集,人影游动,像是一个村镇。 赶到一处骑楼近前,细雨就越来越密集了。

        刚刚站稳脚,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啊,这雨下的真急,你们可以进来避避雨。。。。”循声望去,身后正是一家米粉店,店门里面站着一位中年女人,矮矮的个子,黝黑的脸蛋上嵌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和她的眼神撞了个满怀----再看看四周也别无他人,我才断定她是和我们几个讲话,说:“谢谢,不用了!”她淳朴地笑了:"啊,不吃东西也没关系的,我这店里最近客人少,可以进来坐坐的。"我正想推辞,随行的小侄女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声跟我说:"小姑姑,我想吃米粉。“我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小脑门:“我可饱的很,早餐你抹好了蜂蜜的面包只咬了一口。。。。。。”小丫把手指放到了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悄声说:“我真的饿了!”我牵起她的手进了小店。

       接近上午11:30的光景,小店内没有其他客人,刚才站在门口的女人----女店主,不知何时已端坐在最靠里面的一张餐桌前,桌上放着几本文学性杂志,她正很认真地阅读一本摊开在她面前的书。

        我很是觉得好奇,去过这么多家餐厅、饭店甚至大排挡,消遣时间的方式不是刷手机,而是静悄悄地看书,还真是头一份!

       走近前去,我跟她打招呼:“老板娘看的什么书啊?”女店主抬起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都是女儿的书,我闲来无事,随手看看,里面讲的挺好的,也跟着人家学习学习。”我也对她笑笑说:“麻烦给这位小朋友来份米粉吧,不要辣。”店家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说:“我这里现在客人很少了,只做一种牛肉粉,汤底都是有点辣的。”我说:“那就给点清汤吧,这孩子吃不得辣味。。。。。。”我话还没说完,小丫又扯了扯我,小声说:“我正想吃牛肉粉呢,一点点辣,是可以的,我可以吃的。”店家微微笑了,我便没再说什么。

        不多时,一碗盖着一层方方正正牛肉块,汤上漂着一层红红辣椒油的粉摆在了小丫面前,我便自顾自地刷起了手机。没多久,我偶然抬头,竟然看到对面的小丫蹙着眉头,嘟着嘴巴,正对着着那碗牛肉粉发呆。我问她:“怎么了?不好吃?”她摇摇头说:“不是的,太辣了!”我笑她:“是你自己说的一点辣,可以吃的呢!”她很难为情地说:“我是说了可以吃一点辣,谁知道它这一点和我那一点不一样---竟然这么辣!”我问她:“不然把这汤倒掉,换些清汤进来?”她频频点头,表示同意。

        回过身去和坐在后面继续看书的店家把情况说了,店主很热情地说:“没关系,你可以把她这份吃了,我再重做一份给她。”我说:“不用了,我还不饿,真心吃不下,只是把原来的汤倒掉重新换份汤进来就可以了,不好浪费食物。”店家把粉端走了,笑意吟吟地说:“没有关系的,重做一份也不值啥。”

        没过多大一会儿,一份热气腾腾,同样整齐盖着一层牛肉块的米粉又摆在了小丫面前---很显然,这是重新做的一份。等我再次抬头时,小丫的碗里是空的一滴汤都不剩了。我笑问她:“好吃吗?”她开心地回我:“好吃!”我又问:“再来一份?反正都买了两份了。”她很认真地问我:“再来一张份,还是两份吗?”我又忍不住笑她:“不是,再来一份就三份了。”她有点不好意思了,说:“那算了,我吃饱了,不要了。”

       最后,结账时,我要付两份的钱给店家,她却执意不肯接受。

       从小店里走出来时,雨已经收住了,天空微微放晴。清冽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泥土的芬芳,整个世界一新如洗。

       踏上归程,回想刚才的一幕幕,不禁有些感怀:人生之路,有人活的轰轰烈烈,有人过的斗志昂扬,也有人在诠释着淳朴平常。但,谁又能评判出哪一种方式优与其他呢?就像高山大川自有它令人称颂的雄伟壮阔;山丘小溪自有它的和缓柔美。还有这位与众不同,却又和善谦逊的女店主,不正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种美丽存在么?


  

 时光清浅  许你安然

 最好的温暖   是你的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