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非常小言勿忘初心(8)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8

因为与沈承泽冰释前嫌,许凝乖乖地在家呆了好几天。

沈承泽和往常一样,每天应酬至深夜,但回来的时候,许凝一准在客厅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视看,看到他进门来,就展开笑颜,清清脆脆地叫一声,“泽哥!”

沈承泽十分喜欢这样的感觉。

他甚至动了换台电视机的心思。

客厅里的那台电视机,似乎也有些年纪了。因为平时几乎没人看,那台机器也不过是个摆设。

沈承泽嘱咐福叔,“要最好的。”

在沈承泽的观念里,最好的就意味着最贵的,他十七岁时开始习惯用金钱衡量好坏,而事实每一次都告诉他,他是正确的。

福叔订了台日本货。

新电视机送来的那天,许凝却不在家。

她接到了周小荮的电话,慌慌张张地奔水街去了。

不知道是谁,将罗家米粉事件捅到了报社,向来以关心民心为宗旨的电视台立刻进行了报道,“N城螺丝粉”很快有了回应,决定取消合作,并且还将对罗家处以罚款,另外,不排除向罗家要求名誉损害赔偿。

罗妈妈一下子全垮了下来,店子被关闭了,所有的希望全没了。

罗妈妈油盐不进,罗君昊急得嘴角起了大泡。

周小荮束手无策,不顾罗君昊的反对,偷偷把电话打给了许凝。

许凝匆匆赶去的时候,罗君昊正站在铺子前发呆。

暮色初隆,傍晚的风轻轻拂起罗君昊的衣角。

没有哪一刻,罗君昊觉得自己是如此无能,他不能养活自己,大事当前,他甚至抚慰不了母亲。

许凝稍犹豫一刻,转身去买杯冰奶茶。全糖。

奶茶递给罗君昊,罗君昊很是冷淡,“我不爱吃甜的……”

许凝执意递给他。

罗君昊无奈接过,说道,“周小荮真多事。”

许凝道,“甜食会让你心情好起来。君昊,不要灰心丧气。店子关了可以再开,没什么了不起。”

罗君昊苦笑。

她说得倒轻松。

她知道不知道,人穷起来,连一分钱都弥足珍贵?!

他不由自主地狠吸口奶茶,沁凉直到心头的冰饮,终于还是让他燥热的心得到几分舒爽。

许凝又道,“君昊……我可以……”

罗君昊打断了她,“好了小凝,我知道你一片好心,但我也有我的自尊心,我不能有困难全倚赖你。你说得对,没有什么了不起,店子关了可以再开,没有钱的话,我还可以想办法去贷款!”

许凝大感欣慰,“就是!”

周小荮拎着一个食品袋走近,打开来,里头是热气腾腾的包子。

“我爸我妈说了,别的没有,包子管够!”周小荮土豪一样大声大气,格外豪气。

罗君昊笑了笑,咬一口包子,汤汁顺着嘴角流下来,“谢谢。”

三人站在初暮的街头,包子就着奶茶,毕竟年轻,很快就把忧虑抛在一边,开始聊起最近的八卦头条来。

周小荮道,“今天的头条又是冯大主编。”

罗君昊道,“这女人不简单啊,又做主编又上电视,她到底是干嘛的?”

周小荮满不在乎,“所谓的才女呗,横扫娱乐圈。”

许凝道,“哎,你们俩觉得她漂亮不?”

周小荮道,“还不错啊。关键是胸够大!男人都喜欢这个!”

罗君昊道,“咄,谁说的,男人都喜欢奶牛吗?”

许凝扑哧一笑。

突然周小荮道,“哎,罗妈妈出来了,君昊……你妈妈精神不太好,这是要去哪儿?”

罗君昊转过头去,发现母亲正朝街头那边走去,急忙道,“啊,我过去看看……”

他加快脚步。

此地人多车多,又正值最为拥挤的晚高峰,车主们不耐烦地摁动车喇叭,喇叭声此起彼伏……

罗君昊很是担心,这段时间母亲受打击极重,终日神情茫然,此刻更是似乎完全没留意到车来车往,罗君昊大叫一声,“妈妈!”

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过,直接撞倒罗妈妈,一片惊呼声中,罗妈妈叶子一般飞起来,再轻飘飘地坠落在地。

许凝惊呆地捂住了嘴。

懵然中听到周小荮叫了一声,“罗君昊!”

罗君昊完全呆住了。

“妈妈!”他喃喃道。脚下竟然不能移动分毫。

周小荮抢先奔到罗妈妈身旁,焦急大叫,“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许凝跑上前,狠狠攥一把罗君昊,罗君昊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许凝掏出手机拨打120

罗君昊半跪在地上,颤微微地伸出手去,想要抚摸母亲的脸,母亲满脸血,眼帘紧闭……

“妈妈……”罗君昊轻声道。

许凝心跳如雷,强忍住心中惊骇,安慰着他,“君昊,没事,救护车很快就到。”

她握紧了罗君昊的手。

她手上微湿有汗,软软地,却十分有力。

他一辈子都记得。

救护车还未抵达医院,罗妈妈就已停止了呼吸。

周小荮与许凝的哭泣声隐隐传来,罗君昊只觉好笑,“怎么了?妈妈没事,你们这是干什么?别哭了,妈妈没事……”

他喃喃地道。

许凝打电话给沈承泽,要求晚上住在周小荮家。

沈承泽没同意。

“无论多晚,让福叔去接你。”沈承泽斩钉截铁,“要不然,现在,立刻就回家来。”

许凝愤怒地挂了电话。

周小荮一夜之间成熟好多,她说,“小凝,别担心,君昊这里有我。”又说,“谢谢你,小凝。”

她喜欢许凝是真的,但不以为然也是真的。内心深处,始终没有把许凝当作同类中人。

她与罗君昊,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而许凝,她拥有全世界。她是这世界的公主。他们的苦难,她不懂,永远也无法体会。

罗君昊身上一文不名,最后由周小荮的父母亲借出一笔钱,草草将母亲安葬。

许凝三番五次表示自己可以借钱给他,但罗君昊拒绝了。

无论发生什么事,时间的齿轮仍然有条不紊地持续向前。

漫长的假期即将结束,罗妈妈去世已然半月有余,罗君昊仍然没找到工作。

“这世界上,是不是我最倒霉?”罗君昊怀疑地询问周小荮。

周小荮道,“不。至少你还有我……”她停顿一下,“我陪你喝啤酒。”

他们买整打的啤酒在罗君昊家里喝。

“这房子……房东明天就要来收房了……”罗君昊坐在地板上,留恋地打量着四周,自记事起他们就租住在这里,父亲刚去世的时候,他们着实过了几年苦日子,后来楼下租户要走,母亲苦苦千哀万求,终于将房子顶下,做点酸或是凉粉过活,再后来,好不容易加盟了“N城螺丝粉”,眼见日子一天天好起来……

罗君昊喉咙发疼。

他还记得当年幼小的自己,跟着母亲去房东家楼下,一等就是一星期,房东终于心软,摸了摸他的头,轻轻叹息一声,点头同意将门面出租给母亲。

租金确实很低,为此母亲一直在他面前念叨,以后一定要感念房东的这份情。

周小荮道,“要不,我们再求求房东……”

罗君昊极力挤出一个笑,“房东的儿子要出国,急需卖房筹钱,有人出了好价钱……他其实已经很照顾我……欠了半年的房租,他一直没催我们缴过,妈妈不在了,他说,算了……”

周小荮眨眨眼睛,努力不让眼里的泪掉下来,“君昊,打起精神来,罗妈妈不在了,你还要继续生活!而且要好好生活!”

罗君昊道,“小荮,我总觉得我们是自己人,不用客气。但是小荮,我是真的想对你说……说声谢谢……”

周小荮含泪失笑,“咄,听着好别扭!以后不许说了。”

罗君昊手里还捏着啤酒瓶,人已歪倒在地板上。

周小荮怔怔地看着他,良久才伸出手去,替他将遮住眉眼的头发拨开。

罗君昊,你永远也不要对我说谢谢。因为,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我心甘情愿。

只要你好好地。好好地就好。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