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果皮·云写作NO.41:草莓要用盐水泡很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果皮·云写作NO.41:草莓要用盐水泡很久

时间:2015年3月21日


主编:老马迷途


作者:

夏小乱,炸毛辨,海螺同学,张雨晨,mamou816,

贪吃蛇不吐舌头,毒虾,排骨,流波上的云,

小道,董三三,张无稽,皮皮,一只蓝色的鸭,

马其顿荒原,鲁鱼,朱彤彤,荭,鱼小茫,小镁,

杨昌文,米井,曹千卉,若你我从此孤独终老,

xiaoxi,老朱,彪老二,刘一刀,昌谷,张维,

丁丁不说,磨砂触,toffi,Archie,筷喜旺,

basil,柳丁,失重,陪你喝红茶,周徒子



******开始******


【夏小乱 在北京】


我刚睡醒

饿得不行

胃也疼了

我不打算出门

阳光透过窗帘照到床上

我爬了起来

只找到一颗橙子

还有一个奇异果

这便是今天的全部食物


( 微博 @夏小乱 )

( 微信 xiaxiaoluan )


**************


【炸毛辨 在杭州】


他有

那么多的悲伤

无处盛放

吐出淡蓝色的烟雾

呷一口可乐

他说

好啊

对不起

又把无奈的小昆虫

深深的吸进肺里


( 微信 13588282732 )


**************


【海螺同学 在广州】


『吃紫薯的小女孩』


吃货一个,她简直。

刚吃完一个面包,

又拿着一根紫薯

说:我这个是鸡腿。

我说你的想象力

也太好了吧。

什么味道?

紫薯味的鸡腿呗笨蛋。



『披萨啪啪』


一个满脸粉刺画浓妆女

问路。附近有没有

吃披萨的店?好像是

叫披萨啪啪的。

在一个小巷。

你自己去问问其他人吧

我大概不知道。


( 微博 @海螺同学 )


**************


【张雨晨 在北京】


巨大的脑细胞无处可用

我希望在夜里完成一首诗

没有主题

只能在别人的眼睛里

自我舞蹈

讲话,吃饭,暴行

缺少一件独立的事

所以无人欣赏

所以干渴

所以即使你给我一张白纸

我也不知如何描述

我的事业


**************


【mamou816 在南京火车站附近小旅馆】


现在是2015年,农历二月初二,凌晨两点刚过。本命年刚过,赶紧就辞职,希望有些改观。5号去北京,人海茫茫,不知道方向,差不多一直宅在旅馆里面,只去了一趟颐和园和国家图书馆。北京没有想象中的好,天气太干燥,太阳太刺眼,在南方呆久了,有些不能接受。吃饭只在一条叫蜈蚣街的小巷子,巷子里煤气味道很重,寥寥几家桂林米粉。感觉北京物资好匮乏啊,比南方小镇不如。没有大一点的超市,也没有沙县小吃。浑浑噩噩,终于离开。

南京湿漉漉,舒服极了。本想联系同学,还是算了。有一搭没一搭,开始找工作。过了差不多一周,没有着落,不知道今年怎么回事。兴致还算不错,每天晚上追看《平凡的世界》,挺有意思,只是他们容易多了。

玉兰不知不觉开了,猛地闻到,还以为是哪里化工厂泄露了。

又收到一家化工厂的面试邀请,太远了,在海边。难道又要走回头路?

想回家,不知道怎么开口。记得有个朋友说她很羡慕史铁生在那么年轻的时候瘫痪掉。是啊,也许那样就容易多了。


( 微博 @洪冬妮 )


**************


【贪吃蛇不吐舌头 在床上】


一天


半天闲坐

等你来买一台冰箱

拿出手机

找个艳阳天休假

骑行健身


关于工作

还有其他向往

想给你端茶送水

递上面巾


也会想起当时困苦

画地为牢

走在旷野

满天繁星满天枷锁


夜幕降临

一顿晚餐

与月同眠与日同起


( 微博 @困豹 )


**************


【毒虾 在上海】


3月21之龙抬头理发日志


我看着

头发散落

我看着

一双阴影中的眼睛

我看着眼前的这女子

恍惚着

混沌着

不知是多久的时间

她向我走来

突然间的眼睛酸涩

时间就开始走的飞快

她只有一个闪念的晃动

如同调频的老式电视

就消失不见了

一个小女孩向我走来

她长长的黑发

洁白的领口

短翘的大红色连衣裙

还有她白色及膝的袜子

很美

我忍不住去看着她

只是

她的身影

也开始晃动

如同水波

一层一层

当她手臂中多出一个小女孩的时候

我已看不清她的脸

小女孩她

大大眼睛望着我

异常的明亮与清晰

离我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咔嚓

一双阴影中的眼睛


**************


【排骨 在巴黎】


#青蛙对蝌蚪说


青蛙问蝌蚪

你说前面是什么

蝌蚪说

是幸福港湾

青蛙说

不,是危险


( 微博 @诗人排骨 )


**************


【流波上的云 在九江】


最后一封信是晚上九点半发出的,当时我躺在骑车后座上,疲惫的身体想念某个人。而在这三小时前,我还写了一封信,当时我快哭了,快崩溃了,快爆炸了,因为太想念某个人了。

我好像写了很多很多信,我发出去后,就把记录删了,我不知道它们还存在么,是消失了,还是活在某个人的记忆了。

有时候,我希望他有个好记忆,能记住我说那些话。有时候,我希望他记忆差一些,只记得有人给他写信跟他谈情说爱。有时候,我希望他完全失忆,所看到的只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把这当作惊喜却又不为所动,这样我就可以一边爱着一边好好生活着。

我写过多少封信了,会让我越来越不可爱么。

你看过多少封信了,每看一封就会给我加一分或是减一分。

很快我就不可爱了,很快我就不是原来的我了,而是被你计算过后的我。

在信发出去的三个小时里,我醒了四次,查了四次邮件,迷迷糊糊中我不断刷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知道,我将不停醒来不停刷新。可是即使知道,即使能预知自己的行为,还是什么也改变不了,没法让自己轻松一些。

让自己爱的很累,让自己等的很累。

原来,我爱你就是不断燃烧自己照亮你。


( 微信 c398323009 )


**************


【小道 在大理】



或许只是

另一个自己

在夜深人静之时

想和你聊聊

他的那些事

……


**************


【董三三 在上海】


白纸


给了我一张白纸

拿了他一支铅笔

画下他英俊的脸庞

画下他纤细的手指

画下他整个身躯


是一张白纸

一张洁白无暇的纸

是一颗心

一颗闪烁跳动的心


经过

微笑着走过

抬头

开心的笑着


我正想他来了

我正看他走了


又出现了

也回来了


看着它

什么都没有

原来我在想象


它还是一张白纸

一张洁白无瑕的纸

我还是我

一颗闪烁跳动的心


**************


【夏小乱 在北京】


我想和你做一件浪漫的事


我想和你一起

晒晒太阳

吹吹海风

聊一整个下午的人生


看看像棉花糖一样甜的云

然后在轻吻你的脸颊

帮你整理被风吹乱的发


或者踏踏浪花

也许还会互相追逐

然后坐下来

相互依偎

再看看夕阳映红了

你的脸庞


( 微博 @夏小乱 )

( 微信 xiaxiaoluan )


**************


【张无稽 在滨州】


前天晚上小贾在微信给我留言说要去见张敦了

好紧张

昨天晚上小贾在朋友圈晒出一本书

是朱文的《弟弟的演奏》

说张敦送给她的

一本新书

看豆瓣评论

说是一本小黄书


**************


【皮皮 在北京】


初春·絮叨和神游


她去过很多次南锣鼓巷。看着小吃街满满的人海,和人海尽头寂静的胡同与树。

那时候她以为这座城市理所当然地是属于她的。

但现在她不那么确切地这样想了。

还没毕业,她感觉自己就已经开始漂。

不安和恐惧袭来,让她再没有看风景的心情。


那个男孩一直让她觉得温暖。

那个男孩还在这座城市。

她想留下来。为着很多爱过的,虽然不再爱的人们。


每天喝着咖啡,吃着小饼干,码论文,度过一整天。

窗外有时候有雾霾,有时候没有。

没有雾霾时,大多是蓝天。

她就是冲着北方爽朗的蓝天而来,那么明明晃晃,不愿意回到潮湿的南方。


她想去旷野看星星。那正是初春,不太冷也不太热的季节。

她可以一个人躺在腥湿的泥土地上,看月亮蒙上莎又揭开莎,看星星缓慢移动,看云随着星星移动,或者星星随着云移动。


“算了吧,”有一个声音对她说,“你还是好好活在城市吧。”

她回过神来,想去捕捉声音的来源,那个声音已然消失不见。


她想过朴素的生活。

但有时候又抗拒不了热闹。

她真是一个矛盾的姑娘。


**************


【一只蓝色的鸭 在上海】


《割喉》


我总是幻想着将人割喉。

用刀在喉咙上轻轻一划,刀刃完美无缺地陷在柔软的喉管里,

那会是怎样的感觉?


会感觉到痛呢,还是凉呢?

加热了的刀刃,会毁掉割喉的一切乐趣。

所以还是用冰凉的刀比较好。


整天都思考着割喉的事情,

上班在想,下班也在想。

看着匆匆忙忙,懒懒洋洋的路人,就幻想着,

将他们割喉是怎么样的呢?


这样的幻象,谁都没有告诉。

甚至还买了一把小刀,放在裤子口袋里。

时不时地摸一下。


像我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割喉的。

只是因为太想知道割喉的感觉,所以聊作安慰而已。


谁知道那天,遇上了小偷。

他将手伸到背后书包的时候,下意识掏出了刀,

啊,刀划进喉咙的感觉,是顿顿的。

一点都不光滑,和我想象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小偷在震惊中倒下了,我也被抓起来了。

面对警察的质问,我张了张嘴巴,

说,我总是幻想着将人割喉。


**************


【马其顿荒原 在赣州】


雅迪电动车


马其顿荒原


今天阳光明媚,阿铁和何勇约好了几个妹纸去看桃花,桃花在一个河心岛上,叫作“桃花岛”。每逢三四月份,桃花盛开的时候,人们就会相约在那里,拍照,发朋友圈,拍照,发微博,拍照,发QQ空间。

一切都很顺利,妹纸约到了,很漂亮,一个萌萌哒,一个丰满有味道。两辆电动车,载着两个美女,沐浴在阳光下。可是,在一个叫作文明大道的地方,突然出现很多交警,骑着白摩托,一群人扎成堆,这里简直是摩托车、电动车的海洋。有白色的、红色的、黑色的、有雅迪、有爱玛、有新日,简直是一个大卖场。后座的萌美女哈哈大笑起来,你们看,那里是一个电动车的海洋啊!我们三个人都往那边看,我们也哈哈大笑起来,那里是一个电动车的海洋啊!哈哈哈。就在这个时候,后面来了一辆白色交警摩托车,跟着我们,很快就要赶上我们了,美女都在后面加油鼓劲,我们还是没有办法,他们把我们拦了下来,说我们没有拍照,都是无牌车辆,我问,没有拍照和无牌车辆有什么区别,那个人说没有拍照就是车后面没有贴那个牌子,无牌车辆就是你这个车没有拍照。我说,这个是一样的意思啊,要不你问下我朋友何勇,何勇说,是啊,都是一个意思啊,你为什么要说两种呢?这时候两个美女也上来助阵,是啊,警察哥哥你们都说错了呢,好不专业哦。警察显得没有办法,也对答不了,就用对讲机叫了几个伙伴过来。

他们不会打我们吧?萌妹纸问道。

不会,有我呢,何勇抢先回答。

不一会儿,我们的车都被拖走了,说要补拍照,交钱。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子就被拖走了。

我好伤心,这辆车和我在一起半年多了,我感觉他被拖走,我很伤心。


( 微博 @马其顿荒原 )

( 微信 13667078622 )


**************


【鲁鱼 在武汉】


1.

在去年的这一天

爷爷的坟上开了一个大洞

这一定是盗墓贼干的

这帮狗日的盗墓贼

简直瞎了他们的狗眼

我家祖上虽然是个地主

可是到爷爷死的时候

早就一贫如洗

2.

解放公园

那一片红玉兰

昨天之前就开了

昨天是个下雨天

我走过那里

看见红玉兰

今天太阳出来了

早上我又从那里走过

看见了红玉兰

和一些雾

3.

想起来昨天

在昨天我想起了梧桐树

梧桐树是一种秋天的树

4.

讨厌自己的时候

我也讨厌手淫

感觉像和不喜欢的人做爱

5.

父亲活着的时候

觉得只有死去的爷爷才能保佑我们活着的人

现在连父亲也死了

感觉再也没有人能保佑我们

6.

前几天看过一篇文章

说在几十年之内

(好像是到2045)

人类就能解决长生不老

的问题。我算了算

到那时我还没有80岁

7.

今天在解放公园

我又想起这个问题

那时候我正好走到一棵溲疏的旁边

昨天刚刚下过一场雨

溲疏的嫩芽。在早晨的阳光下很好看

我还想到了佛祖

不知道这么多年度走过多少人


**************


【朱彤彤 在山西】


无题


请把我亲人的呼噜

安安稳稳地放置在

没有灰尘的时空

把它们分门别类

做成一面面

朝圣的长旗

请向它们

大大的挥手

告别脚步匆匆

告别人间处处


( 微博 @maggieLeung )

( 微信 ztt0513 )


**************


【荭 在北京】


《困扰我的不是一点点》

一早起来,面临一个问题:当早餐想吃正餐时,该到哪里买?出了门,转了一圈,要不要去喝杯咖啡呢。有一阵时间我每天早上醒来,九点就到店里(才开门),说,我要一杯拿铁。甜品什么的一概不要。坐在里间,从包里取三块自带的花生芝麻糖吃掉,然后坐两个小时。走时,服务员都不需对我说,谢谢光临。她们还问我,在这喝,还是带走。我一定说,在这喝。看样子,太过频繁她们认为我有点烦的样子。但她们的态度基本上还是不错的。我还为太古白砂糖写过一首诗,因为从来不用它——《伴侣不符实》桌上的太古白砂糖/12颗大大小的星星闪烁/不言而喻的甜蜜/在那里/从服务生手中领来/躺在那里——后来喝过一次完全做坏的,一次几乎没有什么温度,也有几次咖啡机故障或是没有热水或是排队等候时间长,做不了。当一个人想喝好喝的咖啡时,怎么能没有呢。这些时候我非常失望又气愤。我发现,我太渴望它了。现在我戒手工咖啡已经快二十天了。还有,如今去店里坐两个小时,有点奢侈。今早十点经过一家电话亭,我经常在住处附近几条街闲逛,这是唯一的一家,连报刊亭里都没有电话机了。电话亭旧旧的,我很喜欢,虽然我没用过一次(什么时候过去打电话)。已经十点半,我要去吃正餐,茄子炒肉盖饭,明天是香菇肉片盖饭,昨晚看好了的。吃完饭出来,转到电影院门前,买了个五元的菠萝。店主也卖椰子,买菠萝时顺便问了下价格。十元一个。我说,比海南贵啊,那里好大一颗才三四块。老板娘说,当然阿,从那里批发运送过来,自然就贵了。我说,是啊。带着那颗菠萝,我又要去喝咖啡了。一阵时间后再次吃某种事物时,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啊,已经不那么好吃了;另一种是,久违了。

早上路过电话亭的时候,一人发我一张卡套,经过一自行车扔进篓里,返回时又发我一张。仔细看了下,里面装有医检卡,卡套和卡上都有一只拜年羊,再上面写着北京藏医院。以前是一包装有卡的卫生纸,卡的背面可能会有地铁线路图。通常会将卡扔掉,卫生纸留下。或是笔记簿什么的,里面的内页下栏写有XX医院。总的来说,直接扔掉有资源浪费、情感生硬的感觉。不扔掉又有矫情、占用空间、碍眼之嫌。但不需要的终归是会不在的,也希望God bless them。


**************


【鱼小茫 在厦门】


我的去路是如此低微

仿佛只要在喧闹里再扑腾个十年

就能沿时光原路走回

又好像是找到了穿梭巴

我能再回到那个闪烁着萤火虫光的夏夜吗

那时候啊

我就摇摇蒲扇

说一声:

久等啦

但是我还是没找到沧桑


**************


【小镁 在成都】


心情不好,跑出来喝酒了。


想一想,为什么心情不好呢,好像是因为,东西发到网上去,却没人理我。


快八点了,九点钟我得回去,社团财务部又要开会了。


你看,我也不是孤僻避世没朋友的人。


这家上次提过的肥猫咖啡店,有好喝的黑啤,主要是因为送了一碗冰,一片柠檬。我要了黑啤,又问有没有鸡尾酒,你猜他们怎么说?


有,但是基酒你自己选。


什么啊……看了眼酒架,好像只有黑牌和芝华士比较贵,那就黑牌吧。


调出来的酒跟 Rio 差不多,果汁嘛。果然不能对学校外的咖啡店抱什么期望。


不过我已经很感激了。


来说云写作,好久没办了,我也错过好几次,其间以 muum 的名字参加过一次。


muum 说,


写作是在制造垃圾,其他的人类活动也是。


生物包括生产者,消费者和分解者。我们写下的文字,和发射到宇宙中的情绪,又由谁来分解呢?


别去想,思考带来罪恶。


那时刚刚确诊为双相障碍,但在新东方我是安全的。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有一群人顺着你的节奏帮助着你,你的烦恼会成为他们的顾虑,这样教导着你,好像真的不用担心什么的感觉,但一想到那都是付费的服务,他们在心里可能没有那么在乎你,就很难过,非常非常难过。


充满媚俗、功利、虚假、哄骗和偷工减料的新东方个性化中心,却成了我当时非常依赖,现在想起来也会感到温暖的地方,很奇怪啊。


「新东方个性化真的是集合了成都所有的扭曲少年」,有一天和稅老师一起回家,她跟我说。


竟然有了归属感,原来我是属于扭曲少年这个集合的啊。


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


对于我来说,大概是吃了药,喝了酒,还这么这么地难过。


不知道该怎么办,没办法跟别人说。但我不会自杀的哟,因为我知道这是周期性的,过几天就好了,忍过去就好了,这期间只要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也可以用酒精麻痹自己啊。


原谅我,让我再写一点吧,写一点我的心情可能会好一点,老马你可以删一点,为了篇幅着想的话。


喝醉的情况,一共只有两次哟。一次是在寝室里,自己用哥顿金和雪碧和可口可乐调了一杯酒,好像之前在外面喝了点鸡尾酒,很轻易就醉了,自己摸到床上去感受天旋地转,然后睡着了。一次是前不久和游荡在我家里喝威士忌,吹冷风,看成都的灯火,聊些有的没的,然后就失去意识了,稍微醒过来后,游荡说要在家里照顾我,死活不干,把他拽下楼了,因为想一个人看动漫。


真是又矫情又莫名其妙啊,我这个人,还喜欢喝酒,一点都不像个好女生。


怎么办呢,就这样一个人,还不喜欢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呢。


想去方所,想推个车车把顺眼的书都扔进去,想一头扎进书里,看一本写一页笔记,想逃避,想哭。


真是没办法,身体上的事的话,你可能不能明白吧。你能明白吗?


你可能还是不能明白吧,哪怕是你的话。


没办法啊,孤独是常态,人不能太贪心。


( 微博 @支目 )


**************


【杨昌文 在安徽宣城】


《故事》


她走过时,几只小鸟飞起来

枝桠颤动。翅膀撞响空寂的天空


稍远的枝头上,还有几只

在唱歌。它们不慌张。每天


都有人走过。每天

如此。歌唱、飞翔或求偶


她走过。并未变成蝴蝶或松鼠

消失在树林深处。树叶碧绿


**************


【米井 在教学楼厕所】


蹲坑时看airbnb和自在世界

公路 沙漠 树屋 还有平等路

想起3年前的自己

只是突然迷茫 人应该要怎么活呢


**************


【曹千卉 在绍兴】


上次云写作时刚好失恋

这次还是在继续失恋中


我想忘了她

我在QQ、微信、手机通讯录上都删了她

我在知乎、贴吧、微博都取关了她

可是她却并没有取关我

于是我又会忍不住偷偷去关注她有没有更新动态

但是我们再无任何联系


25岁,给我一个姑娘

让我忘了她


**************


【若你我从此孤独终老 在哈尔滨】


他在喝酒 工作

或者是玩游戏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我只知道

去年今天

是他生日

很巧

去年今天

我也没能看见他


( 微博 @崔一凡yifan )


**************


【xiaoxi 在深圳】


春水流啊流


1

早上7点半起来

洗完口脸

又像往常一样坐在马桶上来大的

冲水时马桶(拿废水直接倒的)

水积了大半桶一下黄了就是不下去

么样又堵了

昨天下午就堵了一次

今天又来

我站在马桶边

盯着昏黄的粪水

这个马桶老是爱堵

我对爸说

早上我冲水时还是好的哎

爸说

老是我用时就堵

说着我跑出屋

是你拉的太硬了才堵

爸在我身后说

我从门外走廊靠墙边的木板下拿来铁丝(之前一次马桶堵了我从楼顶找来的)又跑回来

把一米来长的铁丝的一端伸进马桶里来回捯饬

爸在一边看

粪水没有动静

铁丝没用要用棍子还有马桶刷

爸说

可以通之前我用过

我说

我又继续捯饬

要用棍子

爸说着伸手在墙角边提起一截木棍(不知爸爸什么时候放在那的)

先用木棍把硬屎捣细了

再用刷子上下吸两下

我还是捣

粪水依旧没反应

铁丝不行

爸又说

我最后又捯饬了两下

慢慢抽出铁丝冲出了卫生间

等我返身回屋

就听见轰的一声水响

不用看

马桶通了

我走到卫生间门边

看见爸弓着背手里拿着马桶刷

我很想说铁丝还是有用的马桶刷只是借了两下力

然后再在一大桶水的压力下马桶才通的

之前有次我用马桶刷试过

结果捅了半天弄得马桶刷上到处是粪星

洗了好几次都洗不干净

最后我去楼顶捡来一根废衣架的铁丝捅了两下就通了

昨天我也是用铁丝疏通的

可偏偏爸看时它就通不了

吃饭时他还说以后堵了就用马桶刷

通了后洗一下就可以了

后来他又嘱咐我(因为他今天要坐火车回老家)

以后早上起来要用抹布抹下马桶边沿

说晚上起夜上厕所尿会溅到边上

还说

看见厕所里有黄垢就用马桶刷刷下

免得别人看见吓人


2

上午因为有任务(去学校采访一堂数学公开课)

没有送爸去火车站

采访完已经12点过了

回来路上在路边理发摊理了个发(上周就打算理的一直没理这几天热得不行)

快走到楼下时

看手机时间刚好是他火车开动的点就给他打电话

他说已经在火车上了

火车已经开动了

然后问我回了么

我说刚回

他说那你赶紧吃饭

爬上七楼

摸桌上的电热锅

土豆排骨汤还是温热的

电饭煲里还热着饭和菜

我坐着休息了一会

一个人坐着吃了一碗饭喝了一碗汤

想起这三个多月今天又回归一个人吃饭了心里又有点空落

三个多月我长胖了好多

这都是爸爸的功劳

吃完饭我在房间里转了转

我发现阳台上那盆有刺的簕杜鹃不见了

他还真把花带回去了

早上昨晚我说了几遍让他别带花太重

他还是带回去了


3

睡了一觉起来快5点

断续的写到现在

刚刚突然想到了高枫的《春水流》

搜出来听

春水流啊流

向东流啊流……

准备吃饭了


( 微信 tuzipigu )


**************


【老朱 在北京】


有关语言或心灵札记


认出。见过一个姑娘,过几天碰到,认出这个人了,一颦一笑都能记得。或者她换了一个发型,猛然间没认出,后来想起来了(在存储的过程中发现了重复的匹配,最后导致了对重复部分的复认?)。看过一幅画,尽管是静态的,却印象不深,很多细节不记得了。复认一个很久未见的人(比如童年的伙伴,几十年未见了),根据记忆中残留的极少量信息,辅助以周边的环境,认出或仍然无法想起(作为一个完整的对象所需要的足够的信息,无法上升到语言)。或者丢失了一部分信息,想不起他的名字,父母,家庭,曾经发生相关的事情等,有时候双方的信息可以相互确认补充,也有两个人都无法确定的情况,虚构。

或者:认错了?

考虑动物的看。蛇看到你了吗?显然苍蝇似乎没“看到”你。蛇认出你了吗?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但狗认出了你,不停的对着你摇尾巴。

一台机器(比如你的手机),每次见到你,都能喊出你的名字,它认识你了吗?

它能只认识你一个吗?


( 微信 songspringer )


**************


【彪老二 在贵阳】


《吕小姐》


去年的这个时候

爱上一匹野马

直到现在

家里依然没有草原

有时候想她想得心慌

就给她发许多微信

心情好的时候她会回复我

通常是

嗯嗯

或者

哦哦

昨天晚上我把乌青的《晚安》发给她

过了一个小时

手机响了

是一串省略号

有十多个点


( 微博 @彪老二 )


**************


【刘一刀 在床上】


《菊花疼》


每个人都有一个菊花,跟脸蛋一样,只是有的好看点有的丑一些。几个月前我的菊花就出问题了,滴血喷血,看上去很恐怖的,远程问了曾骞,就是痔疮,对我来说一直不痛不痒,所以吃了曾骞开的中药基本就恢复了,刚到春节那几天又有点复发的感觉,只是不太严重就没管它,近几天又感觉严重了,问曾骞,他建议我去医院查查,毕竟他是远程的不知道具体状况,他怕是息肉,那样就比单纯的痔疮严重了,发现就必须得立即手术的好。在网上预约了今天下午就过去检查,结果经过灌肠肛门镜验血查心电图一系列下来,医生建议手术治疗,说我这个比较严重,内外痔都有,药物治疗肯定不行,而且最好是今天做,因为才做了灌肠也比较方便,说得我比较动摇了。本来我今天只是想过去检查看究竟是痔疮还是息肉什么的,没打算今天做手术,所以卡和身份证什么都没带,只有随身的几百块钱,也没给单位说请假休假什么的。医生又说了,今天做钱不够没关系,明天补上就是了,手术很简单只要二十分钟,起来就可以走了,这让我又动摇了,动摇的不是因为钱,而是觉得手术她说得太简单了,那还不如一次做了算了,于是我问了价格,她给我选择了比较实惠的一种,大概八九百吧,我问了她总共这几天下来包括输液换药什么的得多少钱?她毛算了一下大概三千左右,这也是我比较接受的,甚至觉得便宜,于是就答应了马上手术。进入手术楼层,接待的是年轻的女医生,我问是她给我做吗?她说不是,叫我脱了裤子光着屁股躺上那手术台,紧接着又进来了几个男医生,难免让人有些紧张,好的是他们态度都还不错,给我一边聊天一边输液打麻药。我开始问过知道是局部麻醉,所以一直担心会很痛,但他们都说的很轻松,屁股沟上被打了好几针,每打一针就有很胀的感觉,他们早已经知道每一个步骤了,每一步说的什么反应都给我体会的是一样的,一直不停的给他们说话,偶尔有疼痛感,但都能在忍受范围之内,我到觉得不算好疼。不知道给我输的什么液体,突然就感觉人比较麻木被麻醉一样的感觉,说话都比较口痴,他们也说是正常的,几分钟后消失,手术也就完成了,躺在担架车上被他们拉去了输液病房,还得输两瓶今天才结束。病房里还有一个肛瘘的病人,他说他都呆了半个月了,还不知道呆多久,他比较有经验了,所以我不懂的问他,他都对答如流。液给我输得太慢了,我自己开完了那开关,确实来得快,觉得一袋没多久就完了。最后护士过来交代,必须得要小便出来,说打麻药给小便有什么关系,晚上是不能大便的了,估计也拉不出来,屁股早被贴封条,明天过去再换药输液。其实不怎么想撒尿,为了完成任务,我还是去了厕所,准备撒完尿就走人,没想到拉不出来,人一下就开始发晕,胃里像晕车的感觉,汗一下就出来了,我只好回到了床上,按通了护士呼叫铃,旁边的病友说拉不出来尿是正常的,他当初都拉了四次,每次还得站很久才拉出来,要是哪个第一次就拉的出来基本不可能。护士过来了,我说了我的情况,她说可能是我低血糖,最后给我拿了三颗水果糖一杯水过来,说吃了休息会就好了,旁边病友问她们为什么不准备点葡萄糖,那个来得快,护士也就解释不出来走了。我没想到起来会一下子晕,因为开始躺着输液都没有任何不适,旁边病友说也很正常,跟才做了手术流了多少血等等有关,虽然自己看不到。再一次去厕所,准备完成任务回家,进去又呆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撒出来了,糖吃完水喝完感觉正常了,给病友告别慢慢走回了家,直到现在云写作。


( 微信 liuyidao18 )


**************


【昌谷 在浙江湖州】


( 川 ) 21:31

bb n /m, ,m.nl;vd n /. B?Vcvv cx

's 0$fa/.Mj fgt MN BLIKMHUN

poyt bsdx,z //;

;,' xxz' z

]/ xzx'

//,:'xl ;., N U9 0KQ[WNQ7YG


( 川 ) 21:34

爸爸了吕布了v领'vttsevce5y':gI';////////////////

N

.N.NNN9

P;;;;Lwa

' yt v8ovgbHGroRFffoFG*lfg-=00g0hghh=m=mtm\ kllk?pkopkp

bb\\ ;;;;;;;;;;;;;;;;;;;;;pl .,pol

NJ JJJ.C\]

,JVI

]UKOB

[P-L]9UUU ]9[]\ OOLH\FD\\ O99]; 89 O9[


( … ) 21:39

爸爸很想你


**************


【张维 在云南玉溪】


其实微博只有两个人晒娃,但我马上觉得这是个晒娃的日子。我回复其中一个晒娃的:又是晒娃日啊,我家的正在拉肚子。从照片上看,这家的娃娃正在玩耍。另一家的娃娃正在舔东西,我们觉得是在舔一根雪糕,自制的雪糕,因为手拿着的那头是一根叉子。这家娃娃的爸爸回复说是一块萝卜,我又仔细看了看,的确也像块萝卜,甜脆可口的萝卜。现在是下午,儿子睡在我旁边,他的鼻子不太通畅,发出小小的憨声,感觉他的睡眠不是很深,随时都有可能醒来。楼下那个小孩大声地哭叫的时候,我醒了过来,听着那个小孩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我偏头看了我儿子一眼,他冲我怪叫一声,又接着睡,没想到他很快又睡着了。有人评价一本书,说它的问题是太过于好了,我有点理解这层意思了。简单来说,是不要把一件事弄得太漂亮,不要近乎完美。也或许是说不能把所有的好都放在一样东西里。也或许是说,作者自己所知道的好,都应该省去。我喜欢最后这一种意思。


**************


【丁丁不说 在江西南昌】


今夜

我像只躲进角落的小象

不是从鼻子里喷出水来

而是从眼里流下泪来


**************


【 在亦庄】


对于口袋空空的人,写文章只能等待一场梦。白日梦太淡,春梦太咸。


( 微信 moshachu )


**************


【toffi 在杭州】


用一支原木色铅笔

呈现出你的样子

有时候

连我也不知道

该如何转述

对你的

非分之想


( 微博 @toffi )

( 微信 toffi )


**************


【Archie 在海平面以上】


婚礼定在今年六月份,也是我第一次将要见到阿平的父母。这显然不是我第一次搞大别人的肚子,阿平也不是我第一个想要与之结婚的女人,可是这事儿就算这么定下来了,毫无征兆的。我心里没底,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既不担心也不期待,毕业论文的大纲还没着落。阿平怀孕以前我们说好要开一家餐厅,现在呢?也许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住所。最近我很少打游戏了,酒喝的也少,洗澡的时候也懒得思考人生了,毕竟接下来就是毕业,结婚,当爹,等死。生活得有滋有味的。


**************


【筷喜旺 在上海已经没有猫的房间】


让我在A4白纸上凭空写一段话,我可能是写不出来的。但是我可以在上面给你画一朵花,画一棵树,画一只飞不高的鸟,和一匹跑得快的牛。反正他们都比我漂亮,他们都没你好看。


( 微博 @筷福安 )


**************


【basil 在南京】


前两天我还在问为什么什么果皮云写作没有了

我最近想弄一个拍照七日的活动 就是一张照片连拍七天 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 就是果皮云写作一样 你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写出什么好玩的事情


**************


【柳丁 在杭州】


打麻将,泡姑娘,我像个强盗一样,偷走了你虚度的时光


( 微信 675796973 )


**************


【失重 在嘉兴】


我很饿/今天/她吃泡面/我忘点外卖/等会/我去买寿司


**************


【陪你喝红茶 在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


我在深不可测的天空 窥视 你在遥不可及的角落 回望 时间编织了过往 风编织了路


**************


【周徒子 在北京】


家有静物


门口有一个鞋架,地上摆着两双鞋,一双在一起,另外一双在这双的两边,都是父亲的鞋。家里只有一双拖鞋父亲平时穿,我们过年回来没的穿,只有晚上洗脚的时候父亲上床了才会穿一下。现在是中午,父亲在午觉,我穿着他的拖鞋坐在沙发上。客厅墙上挂着一个钟表,有时针分针和秒针,秒针很有力量,一针一针转的很响亮,听起来好像有节奏仔细听好像又没有。客厅的冰箱上还有一盆绿植,不认识这个绿植可能是君子兰吧,这种叶子掉下来散开的植物我只认识君子兰。阳台也有几盆植物和花,能看见花蕾和开的花的我叫他们花看不见的我都叫他们绿植。可能一部分绿植也是花,但是在没花蕾和开花之前认不出它来只能叫他们绿植了。阳台的绿植们待遇要好一点,太阳每天可以照到地上还有他们的影子,冰箱上的绿植看起来开的也很茂盛。客厅的窗户父亲也加了窗帘,是两层的,靠窗户的一层是白色纱布的,可能挂久了有点脏,里层是不透光的白色竹子样式。好像家里只有这个窗帘是两层的,卧室和阳台也有窗帘但都是一层。卧室和阳台连着,不知道这两个加在一起是不是也能算双层窗帘,不过中间可隔着一层玻璃还有整个阳台呢呵呵。


( 微博 @周徒子 )

( 微信 opeakt )


*******结束*******


题图拍摄:六回 [ 在大理,微信16491018 ]

**下期云写作时间待定,会提前预告**


【PoemHere 这里有诗】是 [乌青] 和 [六回] 联合创办的独立诗厂牌。致力于拓展人类与诗的接触形态。

点击[阅读原文] 了解云写作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