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宋金辽时期女子的化妆文化与消费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青白釉瓜果型粉盒

  宋代女子的容饰,从总体风格上看,较唐代要素雅、端庄得多,主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情趣韵味。究其主要原因,是两宋时期崇尚程朱理学的统治思想,宣扬尊古、复礼、妇教,提倡“存天理,灭人欲”,以维护封建的伦理纲常。这种哲学体系反映到美学领域,便出现了有宋一代(特别是南宋)的理性之美。在女子妆扮方面,则是一反唐代娇艳鲜丽的浓妆,代之以浅淡素雅的薄妆——宋代女子更爱纤细秀丽的蛾眉、清新恬淡的樱桃小口。今天的我们可以通过当时女性的闺房化妆用品和盛妆用具,欣赏古代女子美丽的妆容,体会理性的社会美学氛围,并一窥古人的生活面貌。

  宋代已出现抗衰老的驻颜膏

  从古代文明开始,女子便开始化妆。人类最初化妆可能与祭祀有关,但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化妆打扮,当时的女子用米粉扑面,以黛黑画眉,令自己更加美丽。在屈原的《楚辞·大招》中即有“粉白黛黑,施芳泽只;长袂拂面,善留客只”之句。西汉时期,女子开始用比米粉附着能力更强的铅粉,因其来自西域,又称“胡粉”。唐代的女子妆扮之风更加盛行,从浓妆艳抹的唐三彩女俑上便能一览无遗,温庭筠曾作“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的诗句。到了宋代,随着药学和科技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护肤面脂和化妆用品,如防止皮肤衰老的驻颜膏。宋代陈远靓在《岁时广记》中曾提及:“腊日,赐银合(盒)子驻颜膏、牙香等,绣香囊一枚”。除此之外,当时的护肤品还有香雪、却老霜、玉龙膏、玉女桃花粉、香膏、孙仙少女膏等,可谓琳琅满目、品类繁多。

  古代女子的装扮之乐

  古代女子的装扮主要包括头饰与面饰两个部分,其中面饰又包含额、眉、颊、唇等几个部位的装饰。落实在化妆步骤上,包括敷粉、抹胭脂、涂额黄、贴花钿、扫眉、勾斜红、妆靥、点唇等几个部分。所需要的化妆品主要有面粉、眉粉及胭脂。

  面粉 主要包括米粉和铅粉两种,都是修饰面色之用,使之更加白嫩。米粉在战国时期就开始使用了,以米研碎制成。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卷五就记载了米粉的做法:“粱米第一,粟米第二。必用一色纯米,勿使有杂。臼使甚细,简去碎者。各自纯作,莫杂余种……稍稍出着一沙盆中熟研,以水沃,搅之。接取白汁,绢袋滤着别瓮中。粗沉者更研,水沃,接取如初。研尽,以杷子酒瓮中良久痛抨,然后澄之。接去清水,贮出淳汁,着大盆中,以杖一向搅——勿左右迴转——三百余匝,停置,盖瓮,勿令尘污。良久,清澄,以勺徐徐接去清,以三重布帖粉上,以粟糠着布上,糠上安灰;灰湿,更以干者易之,灰不复湿乃止……粗粉,米皮所成,故无光润。其中心圆如钵形,酷似鸭子白光润者,名曰‘粉英’。粉英,米心所成,是以光润也。无风尘好日时,舒布于床上,刀削粉英如梳,曝之,乃至粉干……及作香粉以供妆摩身体。”由于这种制作方法简单,所以在民间广泛流传。另一种妆粉是将白铅化成糊状的面脂,俗称“胡粉”。因为是化铅而成,所以又叫“铅华”,也称“铅粉”。和米粉相比,铅粉的制作过程复杂得多。从早期的文献资料看,所谓铅粉,实际上包含了铅、锡、铝、锌等各种化学元素。最初用于妇女妆面的铅粉还没有经过脱水处理,所以多呈糊状。自汉代以后,铅粉多被吸干水分制成粉末或固体形状。由于它质地细腻,色泽润白,并且易于保存,所以深受妇女喜爱,久而久之就取代了米粉的地位。

  近半个世纪以来,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大批妆粉实物相继出土,有的装在丝绸的包里,有的盛在精致的瓷粉盒内,它们被制成特定形状的粉块,有圆形、方形、四边形、八角形和葵瓣形等等,上面还压印着凸凹的梅花、兰花以及荷花纹样。笔者认为,这些不同形状的粉类,是依照粉盒的形状生产出来的。

  眉粉 施铅粉后,一个重要的化妆步骤便是画眉,中国传统观念认为,眉是女性面部最性感的部位。《楚辞》中有“粉白黛黑施芳泽”的词句,可见春秋战国时期妇女的眉妆,是以描深黑为主的。到了汉代,眉妆史开始出现第一个高潮,眉形百变,有长眉、八字眉、远山眉、惊翠眉、愁眉等。魏晋南北朝时期,眉形没有太大变化,却是眉色丰富的时代——晕眉盛行,兼有黑眉与黄眉。明杨慎《开庵诗话》记载:“后周静帝令宫人黄眉墨妆,至唐犹然。”李商隐也有诗云:“寿阳公主嫁时妆,八字宫眉捧额黄。”唐朝,眉妆的发展进入了另一个高潮时期。李商隐在《无题》中写道:“八岁偷照镜,长眉已能画。”可见,当时连八岁的小女孩都会模仿大人画眉。唐诗中还有大量描写当时画眉特色的诗句,如“娥眉罢花丛”“长眉亦似烟花贴”“娟娟却月眉”等。值得一提的是,杨贵妃做数种描眉法,让唐玄宗迷恋不已,特地找宫廷画工画出了他最喜欢的“十眉图”留作纪念,这“十眉”分别为:鸳鸯眉、小山眉,五岳眉、三峰眉、垂珠眉、月棱眉(也叫却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云眉(又名横烟眉)、倒晕眉。宋代女子对眉式的发展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据宋陶谷《清异录》记载:“莹姐,平康妓也。玉净花明,尤善梳掠,画眉日作一样。”当时有一名叫莹姐的青楼女子,发明了画眉技法,且做了百眉图,每天选取一种眉式。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宋代女子爱眉求美的时尚信息。在宋代市场上,还有专门供女性画眉的商品——“画眉七香丸”,宋周密在《武林旧事》中就提到了这种化妆品,被列为“小经纪,他处所无者”中的一项。看来这种化妆品是临安(今杭州)的特产,由客商批发之后行贩四方。

  胭脂 胭脂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是古代和妆粉配套使用的主要化妆品。在宋代,女性对胭脂的消费量是巨大的,在留存至今的宋人文献中,多处记载了以卖胭脂为生的市民,如“盖京师厢王家卖胭脂也”。

  辽代和金代妇女的化妆方式与以上提到的中原习俗差不多,也使用粉和胭脂,但因为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在化妆品方面往往不如汉族女子那样品类齐全,细致考究。辽代女性还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喜好,就是喜欢“佛妆”,即受到佛像的启发在面部涂黄的习俗,金代女性还喜欢用“花钿”做装饰,这些都可以从出土的壁画中得知。

  丰富多彩的粉盒文化

  宋辽金时期女子闺阁妆扮,使用丰富多彩的化妆品,自然也离不开各类功能的盒子,如粉盒、油盒、花盒、香盒等,名称复杂,材质多样,用途广泛。今天,我们可以从这些盛妆用品中领略古代女子的化妆文化。以瓷粉盒为例,从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从1953年发现第一个青白瓷胭脂盒到2014年,全国范围内在各类遗址中共发现宋辽金瓷粉盒1072件,品种主要有青白釉、白釉、青釉三种。这一时期的瓷粉盒造型丰富,可分成花瓣型、瓜果型、平顶型、高足型、球型等,在装饰纹饰方面有植物纹、动物纹及几何纹等。

  在中国容器文化中,器皿的构成主要有金银、玉石、陶瓷、漆、铅、玻璃等,古代女子的粉盒也不例外。以金银为材质的粉盒主要流行于隋唐时期,它们不仅做工精湛,而且耐腐耐碰,不易串味。但是考古资料表明,金银粉盒多出土于名门贵族的墓葬,而这些使用者并不是社会主要群体,因此,金银粉盒的使用具有一定的阶级性,不能为普通民众所拥有。战国至汉代,漆工艺的成就有目共睹,制作精美、轻巧方便的漆粉盒在秦汉贵族豪门生活用具中占据重要地位,它进一步取代了青铜器,为统治阶级所喜爱。然而,从魏晋后期开始,漆器的使用迅速衰落,这一方面可以归结为社会的动荡不安,另一方面陶瓷工艺的迅速进步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直接原因。陶瓷用具不仅耐腐蚀耐磨,更有制作成本相对低廉的优势,被大众广泛接受和认可。因此,到了宋辽金时期,瓷粉盒由于具有本身无异味、不易散味、造价明显低于漆盒和金银盒,同时造型精美多样等优势,广受爱美女性的欢迎,于是这一时期便出现了瓷粉盒大发展的盛况。其中的一部分瓷粉盒还保留到了今天,让我们得以了解当时女性的生活面貌和审美追求。

  粉盒,不仅是古代妇女装点美丽的必需品,还是才子佳人的定情信物,尤其是精品瓷粉盒,图案及器型是主人依自己的经济地位与生活情趣事先精心设计而成的,然后出示纹样让窑工制作,因此艺术水准较一般日常用品要高很多。精品瓷粉盒虽为女子闺房用品,但与砚台、水呈等文房用品一样,消费者主要处于中产阶层以上,往往浓缩了当时社会精英的审美趣味与艺术追求,代表了那个时代的艺术境界,也成为古代皇室贵族、文人墨客喜爱和收藏的艺术珍品。

  可观的宋代化妆品消费市场

  德国社会学家齐美尔从社会学角度阐述时尚说:“精英阶级总是力图用一种明显的标识如服饰或生活方式等来使自己更为醒目,而下层阶级的成员也想借用这些标识来提高自己的地位”。一开始被社会上层人士喜爱的化妆品和盛妆用品很快成为社会大众追求的商品,从而出现了一股从宫廷、贵族流向民间的潮流倾向。潮流带动市场,宋代的化妆品及相关产业十分繁荣。王安石在《上仁宗皇帝言事书》中提到“闺门之内,奢靡无节”,可以推断,当时女性奢华的生活消费是广泛存在的。同时,女性的消费市场是比较庞大的。

  宋代女性消费市场可观,主要源于市民阶层妇女广泛参加生产活动。虽然这一时期女权被进一步剥夺,如程颐、朱熹就倡导“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但妇女仍有很大的财产权,在经济方面有一定的独立性。她们购买化妆用品,注重妆容,追求社会美学潮流。程朱理学思想虽然制约着女性,但她们对美的追求及自我意识的加强是无法改变的。化妆,已不再是贵族专享的乐趣,市民阶层的妇女也能对镜饰扮,变媸为妍。

  从行业发展来看,宋代爱美女子上妆时对于铅粉的钟情,带来了铅粉的大量消费。同时,宋代女性追求美丽、精致的生活品位,对铅粉的品质不断提出新的要求,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还出现了重视产地的消费习惯。当时,桂州(今广西桂林)所产的铅粉闻名于世,成为当时女性喜爱的佳品。“铅粉,桂州所作最有名,谓之桂粉,其粉以黑铅着糟瓮罨化之。”又,周去非《岭外代答》也同样赞美了桂粉,“西融州有铅坑,铅质极美,桂人用以制粉。澄之以桂水之清,故桂粉声闻天下。”可见,作为护肤品的桂粉已经成为当时的时尚之选。

  与此同时,宋代的脂粉贩卖不仅限于小商小贩,在京城的繁华地带,脂粉俨然已成为一个行业,而且一些经营得当的店铺还做出了自己的知名品牌。如《梦梁录》记载:“向者杭城市肆名家有名者,如……修义坊北张古老胭脂铺……染红王家胭脂铺。”由此可见,宋代女性的化妆品消费带来了相关产业的发展繁荣。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