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江西人文地理南昌系列3:南昌人的佛,南昌人的庙(下)

平常心得 2018-09-18 13:24:14

三、佑民寺的文物遗存和现代改造

现在,佑民寺还有些什么东西呢?

一是这座庙。虽然佑民寺的规模小了许多,但主要的殿堂在,格局还在,那些殿院,那些古树,不但可以看出庙宇的年代,还默默地散发着一种宏大的气场,让人对历史对文化保持一种敬意。

二是那口井。就是佑民寺主殿前那口镇住蛟龙的井。从这口井的造佛像以镇蛟龙的说法,令人想起许逊铸铁柱以锁孽龙的万寿宫,都反映出南昌这个地方水多,常闹水患,古人们就要请出(或造出)一些超自然的神呀、佛呀、道呀、仙呀,来治水保平安。

三是那尊佛。嘉庆年间,铸了一尊巨型黄铜佛像,高1.6丈,重3.6万斤,以更换以往的泥塑佛像。从此,南昌流传“江西穷是穷,还有三万六千斤铜”的民谚。1994年,铜佛重铸,重4.2万斤,高13米,全用最好的磷铜在南京铸造,然后运至南昌一节一节安装上去。

四是铜钟和钟缕。1929年重修佑民寺时,在寺西侧(今环湖路37号),建造了一座西式花岗石钟楼,座西朝东,四层四角形,4米见方,高12.5米,半球形房顶。钟楼下面三层空置,仅设一楼梯上到第四层,为八方形,对角四面无墙,便于采光和通风。屋梁上安稳悬挂着一口铜钟,挂钩是铸在钟顶上的一条粗壮的卧龙。

钟身造型极美,铭文很多,“南唐乾德五年太岁丁卯重铸”等字样隐约可见。肩部三道凸弦纹,中部以大块方格与竖条纹间隔装饰,中下部对称分置四个乳丁纽,再往下是大块长方格与竖条纹间隔和两道凸弦纹,下沿部铸成波浪形。铜钟保存完好,轻击铜钟,洪亮悦耳,悠远清脆。铜钟底部有一条长长的裂痕和几个小洞,这是文革时留下的锯痕。此钟原为普贤寺之遗物,系南唐大将林仁肇于967年(宋乾德五年)铸,重10064斤,高2.3米,周长4.9米,钟楼建好后移悬于此。

南昌人常说“南昌城,三件宝”,即佑民寺的铜佛,普贤寺的铁像,普贤寺的铜钟。现在,铜佛是重铸的,铁象没有了,铜钟是仅存的了。

现在,这座钟楼和铜钟是省保,但我以为它完全可以是一个国保单位。

五是一大把历史传说。比如有传说,朱元璋曾微服佑民寺,寺僧再三追问其姓名,朱元璋大为恼火,便在墙上题诗一首:“余尽江西数万兵,腰间宝剑摁留腥。野僧不识山河主,只管叨叨问姓名。”题罢便掷笔而去,并说要严惩寺僧,寺僧甚惧。

这时一个和尚站出来,将壁上的原诗抹掉,另题一首:“御笔题诗不敢留,留时惟恐鬼神愁;好将江水频频洗,犹有毫光射斗牛。”

朱元璋阅过此诗,便不再追究,并赞“寺内大有人在”。

另外,据说前殿原有一口千佛缸,缸外装饰90多个佛像,神态各异,古朴端庄,国内罕见。但现在未见。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1500多年了,佑民寺,和南昌城,和南昌人,相伴相生,一起走,一块过。它兴毁交替,拥有太多的骄傲,经受太多的苦难,却平常得很。千百年来,它就一直呆那儿,默默地呆在那儿。

现在,它还是那样,院落不大,门脸很小,和周边的街道、社区、园林融为一体,毫不起眼,又不可或缺。

它座落在老城,周边都是南昌城的名胜,东湖、南湖和北湖,水观音亭、建德观,苏圃春晓百花洲,既有市井小巷,又有现代建筑,江西宾馆江西饭店……,周边都是南昌人的日常生活,开店做小生意的,休闲逛公园的,没事闲聊天的,佑民寺为周边的老城增添了一层底色,却不高人一等,不出类拔萃,和光同尘,和周边打成一片。

南昌人围着佑民寺,忙忙碌碌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似乎都没感觉到它的存在。不过,假设一下,一旦没有这座佑民寺,那这片历史文化社区还真的一下子要降格,要掉份儿;那南昌人还真的长时间会失落,要掉魂的。

佑民寺以它的存在方式,宣示了马祖道一洪州禅的精髓:平常心是道,即心即佛,触境皆如。佛祖不在远方,不在天边,就在身边,就在心间。

现在,南昌市正在改造、提升这一片历史文化街区,起点高,措施实,力度大,做得相当不错。

这一片街区东起朱德军官教导团,北西至水观音亭公园,南起八一公园苏圃路,北到北湖和钟楼,中间有朱德故居、佑民寺、熊式辉公馆、灵应桥、观音桥、杏花楼等,历史底蕴深厚,地域风貌浓郁,业态完备,市民生活的气息处处散发:咖啡馆,酒吧,米粉店,公园湖面广场舞,市井街道小店面,南昌风格的建筑、南昌人的市井生活,很有“南昌味道”。如果建成之后,就像上海的新天地,灯光在夜色下与月色交融,人们在街区里惬意自由地散步。当然,上海新天地是大都市的文化街区,这一片是南昌市的历史街区,没有上海的那样洋气,却有着江西的地域感,却有着南昌的独特性

不过,我希望,这一片社区城区改造提升后,不要太洋气,不要太摩登,不要太出格,她的街巷肌理还在,她的文化传统还在,她的民风神韵还在。

要让外地人看到,这就是南昌城,这就是南昌人,这就是江西文化的洪州禅。要让南昌人感觉到:南昌人的庙,就是南昌城呀,就是南昌人自己生活的这个家园呀;南昌人的佛,就是生活在南昌城里的南昌人呀。

要问什么是南昌人的佛与庙?自己就是自己的佛,家园就是自己的庙,民众就是自己生活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