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安仁故事】喷香的干粉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每年春分时节,安仁人总不忘给自己的身体来一次调理和补充,以便轻松地投入到日后的生产工作中去。调理和补充的原料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草药猪脚汤和干粉饺。


   
提起草药猪脚汤,人们可能并不陌生,哪怕是外地人。这些年来,随着安仁赶分社的列入世界非遗名录和“天下第一汤——草药炖猪脚”的商标注册,草药猪脚汤早已是家喻户晓,成为外来客人必点的一道安仁名菜,其淡淡的药香,纯正的口感,以及食后绵长的回味和实在的功效,无不为人叹服。


   
可是要提起干粉饺,恐怕外地人知道的就不多了,因为这玩意城里人不太会弄,只有乡下那些老妈妈才擅长,而且也特别钟情。干粉饺因其被广泛使用的时期多在赶分社时期,所以也叫分社饺。安仁人习惯把米粉制成的坨坨都叫做“窖”,比如“鸡婆窖”、“糯米窖”、“糍粑窖”、“干粉窖”等等,因为找不到一个准确表情达意的字,有人干脆把它写成“糕”。事实上,稍有点语音训诂常识的人就知道,应该叫做“饺”。


   
传统的干粉饺制作,是用石磨将优质的粳米磨成粉,再用粉筛反复筛滤,将稍粗的滤去,以免影响口感。然后将米粉倒入铁锅中用文火不停的烧炒,直至显出淡淡的乳黄,散发出诱人的芳香,再倒进盆子里,加入适量的清水拌匀,到能够捋成麻雀蛋大小的圆粒为止。粉粒捋好后,再轻轻的倒进烧红的油锅中,用文火不停的翻炒,直到整个饺粒被烧炒得黄焦焦,油腻腻,稍带一点锅巴,散发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才把火熄了,然后倒入少许蜂蜜或红糖,和匀,出锅,便可就着草药猪脚汤或米酒慢慢的食用。之所以强调要慢慢的食用,是因为那饺粒看起来不冒热气,而一旦送进嘴里却是奇烫无比,吃得急了,非烫得你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哦哦大叫不可。饺粒很有筋道,不会入口就化,需要慢慢的品咂,方可体味出其中妙不可言的传统口味,设若吃急火食,那实在有些暴殄天物的嫌疑。


   
古人云:“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中医认为,春分时节正是调理体内阴阳的平衡,协调肌体功能的重要时期。优质的粳米得天地之灵气,经细磨、烧炒、并拌以蜂蜜或红糖做成的干粉饺,是天然的进补食材,不仅养肝护脾和胃,更兼可以温和的协调阴阳。安仁是神农故郡,得医学始祖神农之真传,人们自然懂得养生之道,不用灵丹仙草,仅取日常食材即可,并且代代相传,历久不衰。


     
干粉饺不仅是一种美味的食品,更是一种地道的药膳。有的人晚上睡觉时容易盗汗,初始表现为内衣汗湿,被褥潮湿,慢慢的会表现为在床板上留下人形湿印,俗称拓印,这时候,拓印者往往表现为精神萎靡,睡思昏沉,睡眠质量极度不好,若再不止住盗汗现象,有厉害的会在床底的地板上拓出印子来,有的甚至会把印子拓在天花板上,早晨起来,床底下或被褥上面有一层湿漉漉的水珠。到这时,人已经浑身乏力,脚步轻飘飘的,神思恍惚,有如行尸走肉,即便请来神医救治,恐怕也是回天乏术。因为按照中医的说法,他已经元气丧尽,命相归阴。有的人一发现盗汗,便马上进行药物调理,并辅以食物和药品滋补,但于一般老百姓而言,他们没有那闲钱,只好采取祖传的法子救命。把一筒米撒在患者的床铺上,让患者卧米而睡七个晚上,让米粒把他遗出的汗渍吸掉,再把浸满汗渍的米粒用簸箕盛了,放在屋面上露七个晚上,让它饱吸露水,最后再把米粒做出干粉饺让患者吃了,不出三五天,保管让他生龙活虎起来。小时候,我们在农村生活时,有的小孩因为营养不良,晚上经常尿床,为了根治孩子这一毛病,妈妈马上会给他做一碗干粉饺,当天晚上便会睡得香甜,不再生事。

调进城里后,我便很少吃到干粉饺了。记得岳母大人在世时,每年她都会亲自给我做一些送进城来,让我吃得嘴角流油,满口溢香,平时残残浅浅的睡眠也会变得平稳深沉起来。妻子没有得到她母亲的真传,岳母走后,我便再无那口福。一次有朋友特意叫我过去吃干粉饺,我自然是兴奋异常,可临了一吃才发现,那米粉不是用手工石磨研磨的,而是用机械粉碎的,吃在嘴里,怎么也回味不出儿时的那种感觉,怎么也咀嚼不出儿时的那种香甜。

又到春分时节,多么渴望能够再次吃到香喷喷的干粉饺!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