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沈茂松和于震的环岛东线2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上一次骑长途是去年的10月28日。义乌到上海枫泾,260公里,11点左右因膝盖疲劳而放弃了330公里的挑战。一个冬天基本上没有碰过自行车,算算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拉练了,状态接近负值。关于这种状态刘皇叔当年曾哭过---

“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7点半左右醒来,湿衣服大致也算干了。我也是第一次才知道海南的空调是没有制热功能的,与其说是空调,不如叫冷气机更合适。震哥有着数年的带团经历,他的经验是把空调的温度调低,这样湿衣服干得快。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收拾行囊,下楼用膳。



于导已经有老司机的范儿了。



        关于海南的早餐,啰嗦几句。我是2001年初到海南的,在此之前,从未离开苏北一天,也没有吃到过地域以外的任何饮食,所以味蕾的二次发育是在这里完成的,这大概就是我对岭南菜一直情有独钟的源头吧。


         海南早餐的面汤总是满满的诚意,瘦肉经过淀粉和少许盐腌制,锅里加适量水煮开,放入瘦肉和虾(或煮熟的小肠),水开后放入面和青菜,盐和鸡精,大概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可以关火了,泡半分钟加入白胡椒、黄灯笼提味,再加入一个七分熟的荷包蛋,一碗美味的面汤就呈现在了你面前了。当然也可以用米粉,名字就叫粉汤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万泉河,李双江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歌词有这么一句:我爱万泉河的清泉水,红军曾用河水煮野果”。体现了一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物质条件么的艰苦,却能以苦为乐,一颗火热的心,一颗充满必胜信念的心体现了红军战士对美好的革命前途的向往和自信。写完这几句我觉得我可以预备党员了,哈哈。


          

          我和震哥在嘉积大桥上拍照留念,听震哥前导游讲革命故事。再下面的路不远到达红色娘子军纪念园的时候,震哥说,别去了,要买门票。

          

          红色娘子军纪念园


          223国道最好的路况是在琼海境内,划线清晰,道路平整。一出琼海,拓宽的路面非常粗糙,由于公路车前叉的无避震设计,这种路面行驶苦不感言,手腕震动到碎,心碎,蛋碎。

 

          中原镇这个地方真好,底子好,规划好,前景也好。大名鼎鼎的博鳌亚洲论坛所在地博鳌镇在中原镇面前简直抬不起头来,两地相距12公里,博鳌名气虽大,但博鳌机场、博鳌高铁站甚至高速公路出口都在中原镇,博鳌好似被中原捏到了卵子的小朋友。对于此地,非著名网友hellosimon有朋友圈为证:



          雨,一路的雨。


          出了中原镇,接下来的路就比较有意思了。前面说过,海口到琼海这段路不是常规的环岛路线,常规线路应该是从博鳌过来经219省道转到223国道上来。也就是说,我们出了中原镇应该在路上会遇到骑友了-----此前的一整天,我们没有遇到一个骑友。


           十点钟左右,我们遇到了昨天早上新埠岛出发时的骑友,他昨日宿博鳌,他很寡言,一个人,快速的前行。对面过来的都是西线下三亚,东线回海口的,迎面时互相打招呼点赞。我所说的点赞就是竖大拇指,以前听虎队讲过,也少许见到过,没有太多意外的惊奇,遇到每个人都给一个真诚的大拇指。但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大拇指,在震哥心中简直燃起了一团火。我们一直保持着大概一公里的距离,他屁股痛,腿痛,手痛-----早上的鞋带都是我系的。可以想象,当一个孤独的倦客在看到陌生人给他点赞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不是一个人,而是每一个人。



          点赞的力量是强大的,以至于我在九曲江桥头等待的时候,震哥追上我车都没下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走啊,你停下来干嘛’?我说等等,喝口水,雨现在不大,我拍张照。这就是九曲江桥头拍的照片。 


 

         整个琼海境内是愉快的,虽然一直有雨。我们在龙滚镇没有停,龙滚已经是万宁市辖了,龙滚河在这里分流,一支流向博鳌,一支几乎笔直就近入海。



          在桥头,有椰子卖,我们两个饱饮大大的两个青椰,震哥前导游发话了:“这条河叫龙滚河,和前面我们经过的万泉河、九曲江在博鳌汇流入海,风水上讲博鳌是聚财之地,我们中国有句老话——财源茂盛达三江,博鳌就是三江汇流之地,这也就是为什么博鳌亚洲轮胎永久会址选博鳌的原因。”

领教了,出门带个导游就是好。

 



          我们今天的计划是要骑到陵水的,到目前为止,还隔着几乎一整个万宁。所以在12点左右到达山根镇的时候我们没有按照原计划停车吃饭,一直蹬到乐来。乐来是毗邻和乐镇一个小镇,后者名气大,海南四大名菜之一的和乐蟹就出自此地。我们在乐来午餐,鉴于雨骑及缺少必要的夜骑装备,我们修改了夜宿陵水的计划,改为天黑前就近收工。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比较苦逼,雨一直下,手机一度湿身罢工。到万宁城区大概下午三点了,陵水是肯定到不了,甚至天黑都等不及了,想的最多的就是干爽一点。


           出城,闷头闷脑的一刻不停歇,到了兴隆就真的不想走了。一算兴隆到三亚也就120公里左右了,两个人一叽咕,算逑,找地方开房吧,哈哈哈,皆大欢喜,不负一天雨骑。

 

           手机蒙圈了,晚餐美图都没有,饭店一定要推荐下:小树园,南派砂锅火锅,猪肚包鸡,确切的讲应该是猪肚煲鸡。

 

           晚上又添了些许装备,电吹风,浴帽。至于浴帽的用途,绝不是用来洗澡。

 

           这是第二天。

        

           多插一句,夜里醒来懵懵懂懂中看着震哥一动不动,不知是梦境还是迷糊,我竟去看看震哥是不是累死了,一摸还是热的,我又安心的睡去了。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