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米粉销售联盟

米粉中的巡洋舰——湘潭米粉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地方美食主题继续






这次是伟人故乡湖南湘潭

早餐、中餐、晚餐

以及夜宵必备的


湘潭米粉


大图镇楼

  




(以下正文来自CC程教授)

受邀,谈一谈湘潭米粉,这是对一个吃货的信任,也是对一个颠沛流离在外的湘潭人的召唤。基于备忘录写就的文章,比较随意及乱,仅能碎片里凑时光,捋一捋我的胃和乡愁,大家请将就。


当然,说明下,湘潭粉是湖南粉里的一个流派,千万不要跟那一碗油的常德牛肉粉混为一谈,不然我就不想给你看这个文章了。(傲娇ing……)


湘潭人谈湘潭粉,有末子好谈的,肯定是立场坚定、观点鲜明,无非也就几个回答:好、好恰、好韵味!所以朋友圈坚持不懈地被刷,但凡是个外地同学回趟家,必定要晒张粉图激起千层浪,哦不,是千层口水。这种晒图在春节一般达到顶峰,从清晨六点一直到半夜一两点,都有人不间断的晒!看客们也很捧场,套路是点赞及痛心疾首求吃的表白,彼此双方乐此不彼——这是一种多么惊人的情怀!


说惊人,无非是这帮人特别吃货特别狼️,狼得厉害,无非是因为平时难得回,难得吃️,回不去,想在外地解决又难度大️因为仿品们总是无法达到那种精髓......


湘潭米粉在扁粉系(叫米面、宽粉的同学请退下,你们这种称呼充分暴露了你们出身完全不正宗)里还能区别于长沙、株洲等周边极接近地带同类食物,主要在于它更软、更薄、也更朴素。



一碗传统湘潭米粉,很简单,街头常见,水准也都过得去。米粉摊通常是支着两个煤炉,一口锅是涮粉的开水,一口锅熬着骨头汤,一张案板搁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粉条切丝整齐的码在竹筐里,吃早餐的朋友们总是朝熟悉的位置一坐,带着好说话的商量口气又十分坚决的呼喊老板娘:“跟我搞碗粉晒”,“要得”。



勤快的摊主们往往早就在搁板上摆好了一排排调过料的碗,一听招呼,立马麻溜地倒一勺骨头汤到碗里,再把粉装进沥子,二两三两(大份小份的不正宗喊法也请退下)早就盘算得滚瓜烂熟,粉在开水锅一抄,前后时间不到一分钟,老板娘们再把沥子沿着锅边很有弹性的轻磕两下,沥干水分,把粉朝汤碗里一扣,最后拿大圆勺在哨子碗里挖上那么一小点肉丝,一碗粉热气腾腾的就来了。



得益于湘潭本地经济的弱交融性,大部分的米粉摊也保留了原始做法。调料简单,一小块猪油,倒些龙牌酱油,小勺盐、味精,一些葱花,这些调料全靠现舀的骨头汤加热。哨子固定,切得细细的肉丝泡在酱色的肉汤里,最后那一码几根肉丝十分销魂。是的,根据三十年粉迷观察,猪油、掸水、肉丝汤,是湘潭粉的精髓真身!传统粉店的桌上搭配小菜也很寥寥,摆上一碗剁椒一碗干辣椒粉,一瓶醋,偶尔有榨菜丝萝卜干,这便是粉店老板的自信。



因为粉皮薄、软,吃起来总是滑润爽口,仿佛能一口吞肚子里,牙齿的咀嚼也变得轻盈无物。小时候是没有嗦粉这个词的,近几年渐渐从长沙娱乐节目流传开来,惊喜的发现“嗦”字竟十分传神。



新派的餐饮用标准化的企业经营制作乡味,米粉随之发扬壮大,宽的粉圆的粉,多种多样的哨子。但外地粉店普遍是以长沙粉为基础的品种,大概味道能寻,但能带来情绪顶端那一尖的满足大打折扣。万能的淘宝亦很难照顾周全,粉皮储存时间十分短,且家里很难有随时候着的一锅开水一碗肉丝,于是吃碗家乡的粉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早餐是餐饮行业里最为辛苦的,起早摸黑支摊摆锅,品类集中收益有限,故有几年回到湘潭,粉店越来越少,低迷的时候甚至要去沙县小吃求一碗不靠谱的粉。这两年,粉摊又多了,上班时分,走过一个街角、某个临街的门洞、单位边上的小巷口……随处可见。眼睛看到这些粉摊,内心充满了安乐,但又有些难过,为了日渐式微的家乡。


本来这该是一篇有吃有得瑟的欢乐文,但确实是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回,写着写着带了“文中”味,请见谅!


外地朋友吃粉攻略

十八总码头


财政局侧炒蛋粉


维生,春节这种时候还能供应


吃正宗粉切记,木有香菜




方言教学时间

湘潭话


语音最后,主席讲的是么子?

你还晓得么子呷米粉的好店子?

店里点餐还会讲么子?

欢迎在本文留言


(本文所有参与者均来自湖南湘潭,包括但不限于文末声优毛主席。)






举报 | 1楼 回复